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dywmb@sina.com
首页 » 文明新风 » 正文

萍水相逢救命恩,25年难忘!

发表时间:2016-12-13 11:27:00    来源:丹阳新闻网

  萍水相逢救命恩,25年难忘!

  25年前 丹阳好心人救他一命 25年后 河南汉子千里来谢恩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25年前,河南郑州的袁钟惠跑运输来到镇江,不料在回程途经访仙镇时,货车发生侧翻,腿被压在货物之下动弹不得,幸运的是,得到了访仙人张腊福的帮助,这才捡回了一条命。之后,两人为各自的生活忙碌。但远在千里之外的袁钟惠心里始终惦记着这位恩人。偶然间,听到小区里有人讲丹阳话,几经周折,打听到张腊福的联系方式后,袁钟惠坐上动车来到丹阳。12日,面对记者采访,袁钟惠几度落泪:我和他萍水相逢,他能这么帮助我,真是太感动了!

  文/摄 王国禹 严红霞 

   

  图左为河南人袁钟惠 

  25年前到镇江拉货 

  货车发生侧翻 

  “那年我来镇江一农药厂拉货,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不是张大哥救我,我可能就没了。”今年65岁的袁钟惠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

  袁钟惠告诉记者,当时他买了大货车,专门跑长途帮人拉货。25年前夏季的一天,受当地一公司委托,袁钟惠和该公司的业务员还有一名雇佣司机一起来镇江拉货。但当他们来到该农药厂时,厂方说要三天后才有货,于是,他们就一起出去吃饭。

  “以为要三天后才走,我们当时吃饭也就不着急了,”袁钟惠说,哪知道当他们吃饭回来后,发现车上已经装了十几吨的货,有4.5米高。由于装货时他们不在旁边,工人们将一箱一箱的农药直接往上堆,没有错开装车,导致往一边倾斜。事已至此,袁钟惠只能用大的雨布将货物盖住,然后往反方向拉。“停车的地方人来人往的,如果出现意外,不得了。”袁钟惠经过查看地图后,决定从丹阳走,在回去的途中将货物重新装车。当车行驶到访仙一水泥厂时,发现有一块空地,于是将车开了进去,但车子没法掉头。袁钟惠就下车跑到车子左侧,指挥倒车。哪知道,车子意外发生侧翻,袁钟惠的左腿被死死压在下面,血流不止。

  众人无从下手 

  张腊福叫来吊车救命 

  “意外发生后,好多人在围观,但无从下手帮忙。”袁钟惠告诉记者,当时他昏昏沉沉的,听到有人喊“快救人”,但众人没法施救。此时,由于腿上受了重伤,血流不止,而且剧毒农药渗到伤口,袁钟惠几度陷入昏迷中。这时,张腊福正在附近,听到消息后,立即赶到现场。

  今年72岁的张腊福,是访仙运输公司的一名职工,1991年,他被借调到访仙交管所,正好在那个片区工作。张腊福告诉记者,他到场后看到现场惨不忍睹,这么多货物压着,地上都是血,人怎么受得了。于是,他立即联系一个熟悉的吊车来帮忙,吊车司机说,“不关你的事,别管了。”但张腊福还是坚定地说,救人要紧!在张腊福的坚持下,吊车开始作业,但第一次,吊钩没有拴好,滑了下来。第二次重新吊起来的时候,张腊福找来一根木头将吊起的货物撑起来,发动大家一起将袁钟惠抬出来。“当时腿都黑了,可怜的!”张腊福说,由于农药渗入到受伤的腿里,腿部出现了紫黑色。随后,张腊福还跟着救护车一起将袁钟惠送往医院。

  如果再晚13分钟 

  腿就保不住了 

  “张大哥带我跑了好几个医院,都说要截肢,要不是张大哥,就算我的命保住了,腿也没了。”袁钟惠含泪说,家中有老母亲,还有一儿一女,截肢了,以后的生活怎么办?每到一家医院,张腊福都催促医生,“抓紧看,不行我们就转院。”就这样,张腊福带着他,辗转了三家医院,最后到镇江江滨医院,医生说可以不截肢治疗。 “当时,我的腿肿得像水桶,中毒了。”袁钟惠说,他记得清清楚楚,医生说,晚来13分钟就没法救了。因为,毒性如果扩散,截肢也没有用了。

  “我们素昧平生,他这样对我,我真不知道说什么。”袁钟惠哭着说,“让我感动的是,张大哥不仅救我,还为我奔走。我住院时,还帮我垫付了500元的住院费,住院4个月的时间,每逢周末,他还和爱人一起来看望我。”

  偶然遇到丹阳人 

  帮忙联系上了恩人 

  袁钟惠告诉记者,25年来,他一直铭记张腊福的救命之恩,但意外发生回去后,为了生活,一直忙碌。因为腿的原因,不能继续开车,后来把货车也卖了,也没机会到这边来,而且,那时通讯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

  4个月前,袁钟惠在小区里偶然听到有人在讲丹阳话,一问巧了,竟还是访仙人。于是,袁钟惠拜托他们帮忙寻找恩人。几经周折,他们发来张腊福的照片时,袁钟惠一眼就认出了救命恩人。

  11日,千里之外的袁钟惠带着女儿一起坐动车来到丹阳,并带了礼品登门拜谢恩人张腊福。当张腊福将袁钟惠接到家中时,他的两个儿子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张腊福说,这件事过去后,他也没放在心上,除了妻子,和家里人也没讲。没想到,袁钟惠一直记在心里。电话中,张腊福就告诉袁钟惠不要麻烦了,不用过来的,但袁钟惠还是赶了过来。

  “我们是过命的兄弟,以后就是亲戚了,要常来往。”袁钟惠说,“我已经邀请张大哥明年去郑州玩了,准备好好陪陪张大哥。”

 

责任编辑:汤 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