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dywmb@sina.com
首页 » 文明创建 » 正文

“小违章”考验丹阳大文明

发表时间:2017-04-27 08:37:00    来源:丹阳新闻网

  “小违章”考验丹阳大文明

  ——“让文明出行成为一种习惯”系列报道之二   

电子设备拍下的非机动车闯红灯。

  行人闯红灯、不在人行道内行走、非机动车逆向行驶、不走非机动车道……对这些不文明交通行为,有些人认为只是交通陋习,属于“小违章”,交警一般也不会逐一严厉处罚。但这些行为的存在却给道路交通安全带来诸多麻烦和隐患,也使城市大文明面临一场考验。今年2月15日以来,市交警大队组织警力,加大了对行人和非机动车重点交通违法行为的严查严治,整个城区和开发区主干道的各个路口,高峰时段,都有交警疏导交通;平峰时段,交警则对行人、非机动车的违章行为开展专项治理,并对行人、非机动车的违章现场开罚单。

  一位交警工作日记折射出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治理需久久为功 

  昨天下班,工作了一天的市交警大队市区中队副中队长陈坚在自己的工作本上简单记录了当天的重点工作,其中一项便是针对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的处罚小结:早上7:30至10:00,丹凤北路阜阳桥段,与中队其他同事一起共查处行人、非机动车违章70多起,今天在查处违章过程中,市民有不理解和不愿配合的现象,发生了五起争吵。

  据悉,自2月15日我市启动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行为专项治理以来,陈坚一直忙碌在专项治理一线,围绕此项工作,他专门做了工作日记,通过一段时间的数据比对,摸索工作方法。

  “我家就住在这边,逆向从这边走方便,不用过马路。”“你们查处行人、非机动车违章,能一直抓下去吗?”……从市民的这些辩解、质疑中,可以看到目前还有一部分市民缺乏安全意识,对于行人、非机动车违章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仍然按照自己的出行习惯,逆向、走机动车道、越线停车等等,我行我素。

  陈坚说,尽管经过这段时间的整治,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现象在逐步减少,但要从根本上遏制行人、非机动车的违章和不文明交通行为,仍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需要坚持不懈地抓下去。

  “这项工作真的很难做,虽然我们已经很努力了,每天在各个路口执勤、查处,但走在街上还是不时发现行人、非机动车违章,心里就有一种挫败感。”陈坚说,不过有一点变化让他们欣慰:每天处罚违章时遇到的不理解、情绪激动的市民数量在减少。而且,当有市民不理解和争吵时,越来越多的路人会帮着交警说理。这说明对于行人、非机动车违章专项治理工作已经得到了大多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1.5万多起违章罚单大数据显示老年人急需补“交规课” 

  因图方便逆向行驶,56岁的朱阿姨昨天在丹凤北路阜阳桥段第二次被罚。处罚时,朱阿姨说:“我年纪大了,对交通法规不熟悉,还有些老习惯一时改不了。这两天接连被交警拦下处罚,对我是一种教育,加深了安全出行的意识。”

  据交警部门统计,今年自2月15日以来,我市共处罚行人、非机动车违章总数15000余起。违章现象突出表现在:行人不在人行道内行走;非机动车逆向行驶,不走非机动车道。这其中,每天的早晚高峰是违章的高发时段,中老年人、送外卖人群以及每天从村镇赶往开发区、市区上班的人群占大多数。

  据市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兼市区中队中队长董国华介绍,老年人不懂交通法规,图方便,每天接送小孩上下学都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带着孩子逆向行驶、不走斑马线、闯红灯;送外卖人群和村镇进城上班人群,因为赶时间,闯红灯、不按规定行驶现象突出。尤其是送外卖人群,骑着车还接打电话。所以,每年非机动车引发的事故占全部事故的近八成。市区一个月内因外卖引发的事故就达二三十起。

  “老年人是交通法规宣传的‘盲区’,但很多老年人又肩负着接送小孩的重任,安全责任大。所以,子女平时一定要经常向自己的父母宣传交通法规常识,增强他们的安全意识,这样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出行安全才有保障。”董国华说,处罚的目的是为了强化市民遵守交通法规的自觉性。

  行人和非机动车遵守这些规范远离罚单 

  交警提醒,在机非分离的道路上,非机动车要在非机动车道内顺向行驶,行人要在人行道内行走,不翻越交通护栏;在机非混合道路上,要紧靠道路右侧行驶。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路口时,要遵守信号灯、做到“红灯停、绿灯行”。在通过有交通标志(让行标志)控制的路口时,特别是国省道、县乡道等车速较快的道路,一定要遵守交通标志指示,做到减速甚至停车让行。在通过无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的路口,一定要减速慢行,注意观察路口内外情况,在横过道路前,要下车并注意观察来往车辆,做到一停二看三通过。

  非机动车闯红灯罚款50元;非机动车在机动车道内行驶罚款50元;非机动车逆向行驶罚款20元;非机动车遇红灯越线停车罚款20元;非机动车不按规定载人罚款20元;行人跨越道路隔离设施罚款20元。 (许建彪  忆严  文/摄) 

 

责任编辑:汤 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