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dywmb@sina.com
首页 » 道德模范 » 正文

2016丹阳好人推荐:乔宝林

发表时间:2017-02-04 09:39:00    来源:丹阳文明网

  凡人乔宝林的不平凡事

    

  照片中的乔宝林是界牌镇乔家油榨人,六十多岁开始为为界牌中心小学打扫卫生,一直坚持到今年82岁了,依旧不愿离开这个他热爱的的岗位。乔宝林这个人在我们界牌是再平常不过的普通人,不过,熟悉他的人都敬佩他为人正直、勇敢、善良并乐于助人。

  千钧一发之际,他挺身而出

  解放前,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只顾盘剥老百姓,而对于加固江堤一类的公益事业却毫不过问。致使我们界牌圩区的江河堤岸又矮又窄,经常发生堤溃岸决。严重的年代,造成老百姓外出讨饭、卖儿卖女。解放后虽然人民政府组织群众加固江堤,但积重难返,江河堤岸仍然经受不住特大洪水的侵扰。1954年,爆发大洪水,某一天,正在家中吃早饭的乔宝林,突然听到河北岸传来紧急的铜锣声。还是毛头小伙子的乔宝林知道出事了,顾不得吃早饭,丢下碗筷就往村后跑,一口气赶到出事地点。原来,是本来就不宽的小桥圩河岸经过洪水浸泡,出现了渗漏,闻讯赶来的村民正在向渗漏的地方丢草泥包。可是由于洪水太大,泥包根本到不了渗漏的位置。眼看漏洞越来越大,水面已卷起大大的漩涡。正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再不及时将漏洞堵上,河北一大片农田、村庄一片汪洋将在所难免。而要堵上漏洞,非得人下去才能对准洞口。可是人要贸然下去,又很有可能被湍急洪水卷进洞口而命丧黄泉。正当岸上的人们一个个急得搓手跳脚、束手无策时,只见乔宝林捧起一捆稻草,夹在胳肢窝里,毫不犹豫地潜入河底,不一会儿,水面的漩涡不见了。此时,同村青年乔恒新也已经叫人将自家被洪水淹倒的草房子拆掉,将木头搬来抢险。乔宝林又和大家一起打桩、做泥包、下泥包。最终,使河北面数千亩农田和数千农户避免了一场洪涝灾害。

  陌生人有性命之忧,他出手相救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乔宝林夫妻二人从武进县小河镇赶集回家,走到小河公社斜桥附近时,突然发现路边蹲了一个人,满脸和地上都是血,有气无力。乔宝林夫妻立即停下脚步询问,得知此人乃扬中县八桥公社岛石桥人(道石桥),叫季根宝。今天一早赶到小河医院看眼病,开刀动过手术后,医生要求住院观察。可是自己钱不够,只得带病回家。由于走路撑开了伤口,血漏不止,到此地实在走不动了,只得停下歇息。乔宝林一看,病人伤口还在流血,回家的路才走了十分之一不到,还是隔江过海的。如果任其回家,必定性命不保。乔宝林二话不说,立马到附近村上,丢了押金,向一户村民借了一辆手推独轮车,夫妇二人将季根宝送回小河医院,并代季根宝交了住院押金。季根宝病愈出院以后,特地上门感谢,归还乔宝林代付医疗金。同时邀请乔宝林夫妇去扬中县作客。由于季根宝回家以后对乔宝林的为人大肆宣传,当乔宝林夫妇抵达季根宝家所在村庄时,受到了村民们热情的列队欢迎。此后,季根宝每年都来看望乔宝林夫妇。特别是菱熟的季节,季根宝必定送菱过江让乔宝林夫妇尝鲜。由于季根宝比乔宝林大一岁,又隔了一条长江,为了安全起见,乔宝林再三要求季根宝不要再送菱来了,直到2014年季根宝才没有再送菱来。

  集体的活,干得比自家事上心

  1958年大跃进起,到1982年分田到户止。生猪一直要求集体饲养,但不论大队或生产队集体养猪,绝大部分都养不好。那时有句顺口溜很能说明当时的养猪现状:吃的冰激凌,住的风波亭,三年养只老狼精。可乔宝林不信这个邪,主动向生产队长请缨,要求让他们夫妻二人担任生产队的生猪饲养员。并向生产队长保证,饲料消耗与出栏生猪比例不超过以往。生产队长郑正法也胆大,在那反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年代,敢于拍板,“节约下来的饲料归你乔宝林”。从此,乔宝林夫妇二人将猪舍当成自己的家,吃住都在猪舍。还起早贪黑垦荒种青饲料,增加生猪的营养。在乔宝林夫妇的精心照料下,生猪一只只养得膘肥体壮。乔宝林成了县、公社两级生猪饲养标兵和先进典型,数次赴丹阳县参加表彰大会。不仅本公社、本县来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连镇江地委相关领导也带人前来参观。

  爱岗敬业,对技术精益求精

    乔宝林年轻时学盖屋,学徒时对技术要求精益求精,爱动脑筋,喜欢研究技术,深得师傅喜爱。 深挖洞,广积粮的年代,粮食库容严重短缺,上级决定建土园囤。其他地方都是盖稻草,而且坡度相对较平。可是稻草不经烂,使用年代有限。界牌粮管所的罗姓负责人,为了延长粮囤的使用年限,要求用小麦草盖顶,还要求加陡坡度,近乎45°角。小麦草又滑,又加大了坡度,界牌公社当时百十个盖屋匠,没有人敢接这个活。乔宝林的师傅最后向这位罗姓负责人推荐乔宝林。乔宝林听说是师傅介绍的,去现场看了以后,发现难度确实很大,不过经过思考,很快就有了解决困难的办法。粮囤盖好以后,粮管所方面很满意,按每天13元的工资和乔宝林结账(当时每天请工工资1.5元)。结果,大成桥、黑木桥所有的土园囤顶都是乔宝林一个人做完的。后来的事实证明,粮管所的高工资没白给,界牌的粮囤质量好,使用寿命比其他地方都长。

  火灾现场,总能看到乔宝林的身影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界牌地区草房子多,一不小心就会引起火灾。在大多数火灾现场,总能看到乔宝林的身影。那个年代,没有消防队,一遇火灾就鸣锣求救。乔宝林不论在什么地方,不论在干什么,只要一听到鸣锣声,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往火灾现场。乔宝林在救火中不断总结经验。比如,草房子屋面的草很容易烧掉,而木柱和木梁却才刚刚燃烧。那时除没有钱买木头外,即使有钱也买不到木头。只要抢救及时,木头还可以再用。靠泼水不可能彻底浇灭木头上的火,时间长了,木头就报废了。有一次,乔宝林穿了新做的棉衣走亲戚,偶与火灾。乔宝林毫不犹豫地脱下新棉衣浸湿水,包住着火的木头拉到沟塘里八十年代,平瓦房多了,很少失火,但失火后的砖墙、瓦屋也很难靠人泼水救火。同村的乔方鉴家三间平瓦房突然失火,到场救火的人都束手无策,乔宝林毫不畏惧,爬上屋面,将起火的和靠近起火的两边屋面上的瓦全部敲掉,让火势透天,阻断了火势向另两间蔓延,确保另两间的屋内少受损失。

  不忘母亲教诲,长大感恩社会

  乔宝林是一个很节俭的人,每次打扫卫生时,都会将可回收垃圾捡出来,集中卖废品。有一次,我见他将捡拾在自己三轮车里的可回收废品,送给了一个正在垃圾箱里翻捡垃圾的外地人。同时还从口袋里摸出几元零钱,送给了那个外地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干?他说,我再困难,也比他们强一点,能帮就帮一点。接着又告诉我,“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卖光家产。为了生存,母亲拖着我讨饭为生。母亲临终前关照我,‘老小,没有大家的帮衬,我们这一家早就没了。以后不论在什么情况下,看到别人有困难,你们都要搭一把手。否则就是不孝’。说老实话,我这一辈子还真做了不少好事,其实我都是按照母亲说的去做的。我也要求我的子女,绝对不允许他们让上门讨饭的空手而走。”

  乔宝林对于人们做好事,有他的另一套人生哲学解释。他说:“一个人做好事,其实是‘做好自’(界牌方言事、自同音),做了好事,好了自己。就像我当年救了季根宝,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后来会拖虾子,而且拖到了扬中。那里虾子真多啊,舍不得走。不知不觉错过了回来的末班渡船。隔江过海的,若不是当年救了季根宝,我那晚上怎么办?这不就是好了自己吗?

 

责任编辑:汤 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