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投稿信箱:dywmb@sina.com
首页 » 道德模范 » 正文

2016丹阳好人推荐:蒋惠琴

发表时间:2017-02-03 16:32:00    来源:丹阳文明网
  

110女警尽责守职永不言弃,一条热线架起生命桥梁

   

   

    

  蒋惠琴,女,现39岁,汉族,中共党员,大学本科文化,1998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任丹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指挥调度室副主任,主要负责该局110接处警、应急指挥、巡防指导等工作。该同志自参加公安工作以来,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四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多次受镇江市局嘉奖。 

  

  “能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去为百姓解决困难,能树立人民警察除暴安良、救人危难的良好形象,能得群众一声赞叹,就是这份职业带给我的至上冠冕。”这就是她一贯的工作信条。 

  

  午夜奇怪来电“快来,在河阳,河阳……”,今年1028日凌晨037,丹阳市公安局110接警台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就在接警员询问具体情况时,电话突然挂断。好在以蒋惠琴为首的110接警台当班工作人员没有放弃,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通过21次回拨电话,最终找到一氧化碳中毒的夫妇俩,因抢救及时,中毒夫妇均转危为安。  

  

  报警女子只说“快来”。这起中毒警情发生在凌晨时分,当时,一名外地口音的女子拨打110报警电话,要求公安机关“快来,河阳”,其间还夹杂着痛苦的喘息声。由于报警者过于虚弱,言语断续不全,事发地点、发生何事都没有报述清楚,便挂断了电话。且接警人员紧跟着进行回拨,报警人仍不听引导,只简单重复“在河阳,在河阳”,随后便匆匆挂机。当班的蒋惠琴获悉后,通过报警人片断描述和急促语气分析,这是一起重大求助,报警人很可能遭遇生命危险等紧急情况,急需公安等相关部门给予救助。 

  

  启动合成处置机制。蒋惠琴根据初步分析,立即启动疑似重大警情合成处置机制。她立即安排接警员继续回拨报警人电话安抚其情绪,引导其报清事发详细地址,同时将报警人手机号及接报警情况推送至情报研判实战中心指令值班人员对机主信息进行详实查询,以便准确查找到其具体位置和实际居住地。接警员不停地回拨报警人电话(先后共回拨了21个电话),但由于报警人慌乱焦急,外地口音浓重,始终报不清准确位置,且很快挂机,未能获取直接的有价值线索。与此同时,从情报实战研判中心反馈信息得知,报警手机号码机主是偶锁书(男,63岁),户籍所在地丹阳延陵,与报警人口中讲的河阳相差甚远。针对此情况,该同志没有放弃,指令接警员继续回拨报警人电话,并调出报警录音反复倾听,希望从中发现蛛丝马迹。所幸的是通过多人协作,仔细辨别最终从模糊的报警声音中听到报警人说了句在“施可坝”(音)“养鹅”的地方。 

  

  “施可坝”到底在哪里。蒋惠琴当即将这一情况通报给河阳辖区的练湖派出所,要求先展开搜索查找,然后再依托实战平台警务电子地图,对丹阳河阳以及周边村落逐一展开地毯式搜索,希望能尽快找到“施可坝”的准确位置。突然与河阳杨家湖村交界的镇江丹徒池家坝的村名进入接警员视线,相似的发音,邻近的区域令其精神大振,杨家湖地郊野,且水系发达,适合家禽养殖,与报警人反映的“施可坝”“养鹅”的地方特征吻合,可以判断报警人所处方位即在此处,她立即将情况反馈练湖派出所出警民警,指令民警火速前往河阳杨家湖村家禽养殖户处进行先期搜寻。 

  

  中毒夫妇在养殖场里练湖派出所出警民警在深夜通过20多分钟不懈的寻找,最终在靠近丹徒的池家坝的丹阳市河阳杨家湖村找到了报警人,当时,偶某夫妇由于烧煤给小鹅加温,因为室内封闭,竟引发了一氧化碳中毒,其中丈夫已呼吸困难,呈昏迷状态。蒋惠琴接到处警民警反馈后立即通知120赶赴现场,并要求现场民警将中毒人员转移至通风环境中。 

  

  抢救及时转危为安。在练湖派出所处警民警和后续赶到现场的120医护人员的合作下,将昏迷的偶某通过郊区泥泞、狭小的田埂路一步一滑地抬上了救护车。因抢救及时,报警人贾长春(女,47岁,湖北人)及丈夫偶锁书均专危为安 

  

  事件回放。经调查,事发当晚,报警人贾长春的丈夫偶锁书烧煤给小鹅加温时,由于室内封闭不慎一氧化碳中毒,呼吸困难,向在饲料间的妻子求救,其爬走出鹅房并陷入昏迷状态。报警人贾长春因长时间待在在饲料间(与鹅房紧挨,一门之隔),也出现轻微中毒,但意识尚在,但其脑部已经意识不清,故面对警方的21个回拨电话,加上又是外地口音,始终没有能说清具体地址及警情原因,遂出现上面报警情况。 

  

  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高于一切!110”接到的每一个貌似“奇葩”的电话,关联的或许都是一条遇险的生命、一起重大的案件、一起严重的事故,来不得半点疏忽和马虎。蒋惠琴认为:“群众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高于一切,所有110接处警人员,都时刻铭记在心,一有此警,一旦接报,我们一定竭尽所能,决不言放弃!” 

    

 

责任编辑:汤 鹄